相关栏目
金装太阳城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装太阳城 > 正文

亚裔太阳城亲述移民成长经历:告别虎爸虎妈

思凡广播剧,思科路由器模拟器,思科认证考试,思茅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思茅一中贴吧
更新时间:2018-07-10 10:22    浏览数:1028 次    【 打印 】   【 关闭 】

  同学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啃下一本本大部头的中世纪历史著作,写了研究报告并获得发表;摆着一副十来岁少年百无聊赖的样子,轻轻松松就做出了五年级的数学题。

  就像一个海豹突击队员被抛进一群青涩的应征入伍者一样,从记事以来,我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训练上,就为了六岁那年入学的这一刻。

  对于我那的父亲来说,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的。我在学校表现优异,上了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哈佛院(Harvard Law School)。我接受了他传统的成功愿景,当上了太阳城。

  我和我这一代的其他亚裔美国人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可能会更广泛地影响美国社会。我们这一代的学术成就,引发了我们国家的精英教育机构的种种危机。

  例如,尽管是纽约市贫困率最高的群体,亚裔美国人在该市首屈一指的公立高中里占据了多数名额,在久负盛名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亚裔的比例占到了73%——该中学入学完全取决于标准化测试。

  白思豪(Bill de Blasio)市长最近提出废除考试,以便让更多白人、黑人和西语裔学生入学。

  同时,哈佛大学面临的一项诉讼称,该大学通过在招生中强调非成绩因素,人为了亚裔学生的数量,就像1920年代它故意设计招生政策以入学一样。

  哈佛已经发现,如果在入学录取时只考虑学术成就,那么其亚裔学生的入学份额将增加一倍以上,接近入学人数的一半。

  无论调整这些不平衡的努力是否正当,历史表明,这些不平衡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减轻。移民子女往往拥有超乎寻常的动力,这种现象被称为“第二代优势”;而移民的孙辈们通常会经历“第三代衰落”。

  第三代家庭往往会吸收美国文化价值,不再对成功抱有狂热的移民,他们在各种真正的意义上已经不再是移民了。

  我自己也经历过这种转变,因为我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有了孩子之后,我感受到了与身为人父那令人的责任同来的惊奇和不确定感。但我绝对确定一件事:

  我为两个小女儿设计的童年,将和我的童年完全不同。她们会感觉受到重视和支持。她们将认识到家是一个充满欢乐和乐趣的地方。

  我认为这意味着,女儿们某一天带回家的成绩,或是做出的人生选择,可能会被我的父亲视为失败。如果是这样,我接受这种衰落。

  在课上,我唯一的亚裔美籍教授阿克尔·阿马尔(Akhil Amar)要我们举手示意:谁的父母是在1965年移民到美国的?我和所有其他亚洲学生一起举起了手,还有几位姓氏难以发音的白人同学也举了手。

  正如阿马尔解释的那样,我们的美国故事是由于1965年的《移民与国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才得以实现的,

  这是一个开创性的法规,冲破了一个世纪以来那些旨在确保像我们这样的人永远不能成为美国人的法律——例如有着直白名称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大批亚裔移民抵达美国。和我的父母一样,这些新来者中的许多人带来了两种文化价值观,令他们的子女可以走得更远:

  许多人(尽管肯定不是全部,可能都不到一半)还,贯彻这些价值观的最好方式是通过被其他美国人视为的严苛方法。

  是很惊人的。如今,亚裔美国人进入全美顶尖大学的人数令人咋舌,并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进入医疗等精英职业(近20%的新医生有亚裔血统),而且在学校中表现更好,收入比任何其他人口都要多。

  尽管总体趋势会社区内广泛的多样性,但是作为一个整体,如今拥有2000多万人口的亚裔美国人已经达到了标准意义上的成功顶点。

  如今,许多像我这样的第二代美国人正处在养育子女的十字口:我们是否应该复制我们当中许多人成长期间所受到的那种严格管控——我们常常认为,正是那些方我们取得成功?

  蔡美儿对这一问题做出的肯定回答十分出名。在她的回忆录《虎妈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中,她解释说,避免“家族没落”的她选择了这一极端的教育方式。

  但大部分二代亚裔美国人并不与她为伍。相反,研究表明,我们很大程度上正在放弃传统的亚洲教育方式,转而采取的现代方法,注重培养而温暖的亲子关系。

  我的妻子也是二代美籍亚裔之中的卓越者之一(她是一名医生,这是受移民家长认可的另一职业),而我们也在共同努力向女儿曾经培养了我们的教育方式所赋予我们的同一种毅力和,只不过是在一个快乐而鼓励的家庭中。(为此,我们遵循了她父母的例子,他们一贯的慈爱在亚裔移民中也很常见,这证明了两种方式都有可能实现。)

  只要这个晚上是用来学习的就行。我们有时会熬夜到半夜,趴在床上,脚翘在空中,挤在一块擦写板和一碗爆米花前拼读法,或是学习海洋生物。

  同时,对二代移民的教育反映出,我们中有许多人正在努力培养孩子的个性和自主,某种程度上是感到了自己童年的缺失。

  “青年的我十分纠结于自己想做什么。我听到的总是我将成为一名医生,因此我从未有机会真正看看此外的可能,即使我看了,也并未得到培养。”对于自己的孩子,她说,“我们在尝试向他们展示他们所能看到的一切,留意可以引起他们兴趣的东西,他们喜欢的东西。”

  我一生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接受这样一种前提,并认为一定要在式的学术成功和幸福之间权衡取舍。

  但在我成为父母之后我了解到,这项研究表明,当父母要求一种带有爱的尊重,而非胆怯的——当他们既严格,又有支持、指导和时,孩子们普遍会有最好表现。

  相比之下,受到充满的“虎式”教育的孩子更有可能抑郁、焦虑、没安全感。虽然许多小虎崽在挑战之中能成长为一个学业角斗士,但普遍来说,受到高压教育的孩子事实上在学校表现更差。

  但是,像全天下的父母一样,我的失败也与成功并行。我知道,放弃移民的教育原则可能也会事与愿违。竞争性的移民思维,不论如何苛严,都会有所成效。

  每次,当我与回避了某个挑战的女儿依偎在一起时——我的父亲在这种时候则会喊叫、怒骂、打我的,直到我战胜困难——我会想,我是否正在以一种与父亲迥然不同的方式自己的孩子。

  但我生性无法模仿父亲“不惜一切代价成功”的移民思维,这也是我们这一代多都拥有的天性。这或许正标志着我们移民父母的终极胜利:

  我们成了美国人。正如美国教育方式的一种主流,我的目标是培养出快乐、自信良的孩子——而并非一定要像模范亚裔儿童那样发奋、勤勉而成功。

  哪怕这意味着我们的下一代中将不会有那么多技艺超群的小提琴家或神经外科医生,我依然欣然接受这样的没落。

首页 | 公司简介 | 企业文化 | 公司优势 | 公司荣誉 | 优惠活动 | 品锐新闻 | 行业资讯 | 员工家园 | 在线预定 | 联系我们